运河古镇──皂河与窑湾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更新时间:2017-12-25

广袤的中华大地上,有一条全国唯一南北走向的河流,这就是世界上最长的人工河──京杭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北起通州,南至杭州,纵贯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六省市,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全长1794公里。它像一条文化长廊贯穿南北,链接古今,河沿岸的古墩、古庙、古塔、古桥、老街、老店、老厂、老窑以及街市的繁华景象、市民的生活习俗,犹如《清明上河图》的长幅画卷展示在人们面前。京杭大运河已成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正在积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在千里运河画卷上,有两个古镇值得我们投来关注的目光,这就是窑湾与皂河。

窑湾现隶属于新沂,位于新沂、宿豫、邳州三市交界。2009年3月18日。风和日丽,春光宜人。三个好汉,一帮美女。从市区出发,沿宿邳公路向西驱车35公里,来到位于黄敦北的一个叫韩湾的渡口。一条被当地居民吹嘘成能并排停放12辆小轿车的渡船,将此岸和彼岸连接。仿佛穿过时间隧道,我们从现实走进了历史,走进了一个似乎尘封已久的遗迹──窑湾古镇。

从小就听说窑湾。那时家乡流传一条谚语,叫“赶宿迁走窑湾”,意思是绕道。就觉得窑湾远在天边,遥不可及。35公里之于现代交通工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由于迢迢水路的阻隔,就使人觉得那么遥远。

窑湾三面环水,在大运河与骆马湖的环抱之中,仅有一条陆路与外界相通。它的兴盛与衰落,幸存与毁坏,以及保护与开发,似乎都与这特殊的地形相关联。

窑湾的兴起源于公元1668年清朝康熙八年发生的8.5级郯城大地震。康熙十年大典期间大赦天下,前朝被押官员到地震灾区开荒生产,免于灭族之罪。于是全国十多省明代旧官员带领族人和乡亲来到地震灾区窑湾。这批前朝遗老遗少文化素质高且有多年管理国家经验,资金雄厚,他们精密规划,利用窑湾“S”形自然河岸筑五华里街道,按五行八卦九宫方位建十条街道和一条回族街,共十一条街;建立八省会馆,建筑工艺庄重、宏伟、豪华。经营全国十八省工商业,东西两处当典,名建筑布满大街小巷。一时繁华如市,闻名遐迩。

由于窑湾远离城市,偏居一隅,数百年来虽历经时局动荡、风云变幻,但并未遭到大规模的破坏,现在依旧保留了两条较完整的古街道,一条是中宁街,一条是西大街。中宁街一里多长,石板铺路,两边是店铺,前廊出厦,木板门面,弯弯曲曲纵贯古镇南北,可以想象这里曾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闹市。店铺的后面大都是作坊,所谓前店后访。西大街以居住为主,有富商人家的大院,也有小康之家的斗室,赵信隆信昌酱园至今还生产甜油和咸菜,上百个酱缸整齐地排在一起,上面覆盖着罩笠,看上去十分壮观。特别是东西当铺、吴家大院、徐家大院等建筑保存完好。这些古建筑既有北方建筑的稳实厚重,也有南方建筑的灵巧秀雅。难怪当地流传“南有周庄,北有窑湾”之说。

走在古镇老街,感受历史沧桑。如今窑湾虽已繁华不再,但那青砖黛瓦缝里、雕梁画栋之上、青石板路旁边,似乎藏着许多值得珍惜的东西。这些叫做文化的东西越来越被重视。眼下新沂市正在加紧开发窑湾古镇,多个古建筑队同时开展抢修;中央电视台每天都在播放新沂市“一山一水一古镇”的广告。我们这次出游还邂逅了正在古镇幽街进行实操训练的导游解说员,七个美女,仿佛七仙女下凡,在千年古槐树下,在老街古宅屋内,绣口一吐,将重塑一个崭新的窑湾。

皂河位于市区西北大约20公里处,举世闻名的京杭大运河穿境而过,烟波浩淼的骆马湖镇守其北。皂河古镇建镇于明清之际,距今有数百年历史,现存有乾隆行宫、财神庙、陈家大院、御码头、水巷等众多古迹。

特别是乾隆行宫,更是远近闻名,为宿迁旅游所必到之处。乾隆行宫原名“敕建安澜龙王庙”,始建于清代顺治年间,改建于康熙23年。后经雍正、乾隆、嘉庆各代皇帝的复修和扩建,形成了现在占地36亩,周围红墙,三院九进封闭式合院的北方宫式建筑群。乾隆皇帝六次下江南,五次住宿于此,并建亭立碑,敕造修缮,故又俗称为“乾隆行宫”。1983年,被江苏省人民政府确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6月又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乾隆行宫最值得称道的是禅殿大门的两旁置放的两尊清中前期的皇家石狮,雄狮重2.8吨,雌狮重2.76吨。石狮的造型为前脚直立,后脚盘曲,昂首挺胸,雄强威猛。整个石狮的造型生动,用料考究,省内独一无二,国内屈指可数。我比较感兴趣的还有院内栽植有柏、柿、桐、椿、槐、杨六树,取意“百市同春”“百世怀杨”,象征大清江山和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兴旺不衰。虽经近三百年来风雨剥蚀,柏树、柿树、槐树、杨树仍苍劲挺拔,枝翠叶绿,其中的黄杨树(又名千年矮),进入《世界名花草大全》。

皂河的另一引人之处就是自清代以来,每年的农历正月初八、初九、初十三天的庙会。附近山东、河南、安徽几省的行商坐贾、民间艺人纷至沓来,云集皂河。一时间逛庙的、敬神的、看景的、购物的热闹非凡,人山人海,盛况空前。数百年来,岁岁如此,从未间断过,可称得上中国民俗史上的一大奇观。

运河申遗也许我们不能做什么,但是我想作为被运河甘冽之水润泽着的人,抽点时间到运河沿线起码到离我们很近的窑湾皂河去看看,也是对运河申遗工作的支持。